德国一区长:我故意感染的 不想让女朋友一个人隔离


【海外网3月31日|战疫全时区】美国《纽约时报》31日发表题为《护士死亡、医生生病,抗疫一线人员恐慌情绪上升》的文章,直击纽约市医院内部情况,讲述一线医护人员工作现状。

据城市新闻报道,艾萨克·波格(Isaac Bogoch)博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关于新冠病毒还有很多未知的地方,但是现阶段医学专家已达成的共识是,病毒可以在某些物体表面上存活一段时间,具体时长取决于温度、湿度、紫外线和其他变量,“可能是两小时到两天时间,究竟什么是影响其停留时长的最关键因素,我们还在研究中”。

美国急诊医师学会表示,加布林系美国第一位死于新冠病毒症状的急诊室医师。自助设备或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提供了便利。(图源:城市新闻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“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,”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,自愿申请到前线去;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,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、插管中的同事,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;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,这里就是“一个病毒培养皿”,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;“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,”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·莱利说道。

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,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,这些规则也被打破。疫情初期,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,然后戴上防护装备,直到换班结束。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,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,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,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。图源:美国《国会山报》

【海外网4月3日】加拿大多伦多总医院的一名传染病专家日前表示,新冠病毒或在物体表面存活最长2天时间。

【海外网4月2日|战疫全时区】

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60岁的弗兰克·加布林在东奥兰治总医院工作,他的亲人瓦加斯告诉当地媒体,加布林在出现新冠病毒症状一周后去世,“他两天前病得很重,咳嗽得很厉害,醒来时曾说自己无法呼吸。”

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,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,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%是医护人员。